{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禽兽的虐待

禽兽的虐待 东方玉如自从上次送出日军情报专家来远宁的消息后便感到好像有人在监视自已一样,但却不能确定,这次接到联络员的冒死示警知道自已已处在危险中,她立烧掉了几份名册,将小手枪塞进旗袍右侧的袋中,从窗口向外看了看,没发有什么异常,便从容不迫的从正门走了出去,刚一出门便看到四五十米远处的树后好..

杨老师的阴谋

杨老师的阴谋 刚进入初中,一切都感到格外的新鲜,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校园,就像久居深山的人第一次看到大海一样,就像海边的渔民第一次来山区旅游一样,我发现我特别喜欢这个新的学习环境。  我的班主任杨老师刚从大学毕业,二十一二岁的毛头小伙,一米七四的个头,不高也不矮,不瘦也不胖,皮肤略微有些..

强暴玉梅

强暴玉梅 女儿自会认人以来根本没有见过外婆,如今乍一见面,确实有点生分,不肯让外婆抱,就将整个脸全部埋在我的怀里,装做看不见她。    丈母娘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道:“噢,我里个小乖乖,咋还怕生哩。”    玉真笑着挎住她母亲的胳膊,道:“妈,你不知道,我刚从纽约回来那会儿,这孩子连我都不让..